*內部測試期,歡迎糾錯*

三大矛盾突出,阻礙家具業發展!

來源:歐凱龍集團發布時間:2019-06-03 11:46:56


從市場經濟的角度看,家具制造業應該是過去30年來競爭最為充分的領域之一。但同時由于它的非標準化、門檻低和分散性特點,集中程度也較低。
 
據中國家具協會統計,中國家具協會數據顯示,截至2015年我國家具行業總計約有7萬家企業,主營業務收入大于2000萬元企業僅5000余家,市場占比不及30%;從營業收入看,市場占比超過2%的企業鳳毛麟角。
 
“大、小、多、少”成為這個行業的主要特征——大行業,小企業,公司多,所占份額少,成為這個行業的一大特征。
 
行業的另一大特征還在于,制造、渠道和零售之間力量對比不平衡。渠道商力量強大,零售端經銷商普遍零散經營,難成體系和規模,因此話語權也較小。
 
而從制造的角度來看,繁榮的外表下依然存在著許多問題。
 
中國是“家具制造大國”,2017年家具制造行業產值約8600億元,但我們并不是“家具制造強國”,在人均產值、工業化水平等方面都有許多的功課亟需補上。
 
本期今日家具就從“制造”入手,談一談目前家具業存在的問題,并探索未來出路在何方。
 
三大矛盾突出,阻礙行業發展
 
早期家具業充分享受了人工成本低、消費意識不成熟以及標準滯后帶來的“紅利”,可以說是行業的“黃金時代”。
 
然而這種先天“紅利”也成為行業裹足不前的原因。從今天的視角來看,家具制造業存在著幾個較為突出的問題。
 
1、疲于市場營銷,疏于生產管理
 
受到渠道擴張和市場下沉的激勵,家具企業近些年來在招商方面投入了巨大精力,畢竟“市場就在那里,自己不搶有別人搶”。
 
由于終端競爭的激烈,廠家還要幫助終端門店提升營銷,甚至駐店全程協助。
 
這也就造成了一種“怪象”——有些企業產品一般但營銷出色,得以迅速擴張。而另一些企業產品出色但營銷不足,反而被埋沒于市場大潮中。
 
更重要的是,家具企業將大部分精力放在營銷端,對于生產、管理方面的投入勢必不足。
 
因此我們常看到,有些家具生產企業規模雖然很大,生產車間可能雜亂無章、浪費嚴重,且多年如此,更談不上精益生產。
 
2、產品開發過度,系統化缺失
 
追求“大而全”是許多家具企業的一大特征,從美式、歐式、法式到新中式,從客餐廳到臥室甚至廚房等,稍具規模的家具企業一般都會一站配齊。
 
然而由于產品的各系列之間相互獨立,沒有系統的設計理念貫穿其中,產品部件的通用度不高,往往造成生產過程中的資源浪費。
 
而如果一套產品的開發在首次招商未能達到預期目標,很可能就此無緣“面世”,所付出的研發、上樣等成本也付諸東流。
 
此外,由于這兩年“風格”轉變越來越快,一些產品系列尚未完全成熟、沒有獲得最大利益回報,就被丟進了“過期產品”的廢簍。這是企業資源和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,對于經銷商來說也增加了許多不確定性。
 
3、工業化、自動化,不僅僅是設備和概念
 
大規模生產帶來成本的降低,這是工業社會的主要特點。然而對于家具制造業來說卻成為極具挑戰性的一關。
 
一方面,家具企業對于先進設備的需求越來越強烈,但許多未能充分結合企業需求,花了大價錢結果可能使用率不高,或無法和其他設備兼容,工人使用起來難度大等等,產生了許多不必要的浪費。
 
另一方面,工業4.0的概念在家具業開始火爆,無人工廠、自動化等等項目越來越多,然而真正落地和具備工業4.0生產能力的企業少而又少。
 
實際上,對于許多家具制造業來說,完成工業2.0(電氣化與自動化)仍然需要時間,少部分完成了工業化3.0(工業機器人和IT技術的大規模利用),而基于大數據和物聯網的工業4.0智能化生產,還遠未達到條件。
 
追根溯源,先天和后天均有不足
 
家具企業面臨的以上問題既有時代的原因,也有企業內部的原因。從社會發展階段來說,國內消費者真正開始關注家庭、享受家居生活的時間并不長,也因此家具業長期以來很少引起資本的注意和優秀人才的加入,發展較為緩慢。
 
從企業內部來說,國內許多家具廠老板的文化水平不高,入行往往是為了謀生、致富,很少像宜家創始人那樣有著遠大的理想和堅定的毅力。
 
老板“小富即安”,缺乏創新和自我突破的動力,子女也很少接班繼續在家具業打拼。這應該是國內家具企業難以持續快速發展的根本原因。
 
另一方面,在市場“供不應求”的階段,企業無需在產品上花費太多心思也能活得不錯,尤其是通過“招商致富”,這讓行業習慣了賺快錢的模式。
 
結果就是大部分家具企業缺乏產品精神和用戶思維,產品開發依靠拍腦袋決定,缺少對消費者生活方式的研究。
 
總之,無論是外因還是內因,家具制造業已經到了一個新的發展關口,不主動改變則淘汰就在眼前。
 
未來出路:軟硬結合,深抓產業協同
 
未來的家具制造業應該走向何方?除了注重設計感、關注消費者需求、高效組織供應鏈等之外,我們認為最主要的還是提升“生產力”,也可以說提升人均產值,而這其中的空間是巨大的。
 
根據統計,日本家具企業的人均產值已經達到了119萬元/人·年,而中國約為16.36萬元/人·年,是前者的七分之一不到。(見圖1)
 
 
另一方面,渠道碎片化給家具企業和經銷商帶來了巨大壓力,一大批生產型企業將被市場所淘汰;地產商、拎包入住企業也在快速整合供應鏈,對上游制造企業帶來了巨大壓力。可以說,未來的家具業一定是效率制勝的時代。
 
那么,家具企業如何提高生產力?
 
1、從設計開始,提高產品部件通用率
 
前面說過,家具企業往往有著產品開發過度的傾向。一家企業旗下可能有七八個子品牌,而要生產這么多系列的不同產品,如果全部都要重新開發產品部件,無疑讓整個生產的復雜性大幅增加。
 
提高不同產品部件的“通配率”是一個更好的辦法。也就是說,不同系列、風格甚至不同形態的產品可以共用某些部件——如桌腿的加工工藝、門板的基本造型等等。
 
這就如同在生產不同型號的汽車時,廠家往往會在原有的零部件基礎上進行設計,最大限度的利用原有部件,減少模具和工藝上的不必要投入。
 
在家具業,這種方式也可以被稱為“模塊化”生產。所謂模塊可以是單個的零部件,也可以是具有生產線上的一個加工組,在完成之后可以被用到不同的產品當中。
 
而這一切的前提在于“產品設計的統一”。也就是說,企業在開發新產品時,應貫穿一條基本的設計規范和原則,讓不同套系的產品可以在同一條生產線上,并盡量做到更高的部件通配率。
 
這就如同宜家有著成千上萬種產品,但基本上任何產品無論大件、小件,消費者搬回家后都可以和原有宜家產品很好的搭配融合,絕不沖突,因為貫穿其中的宜家堅持的北歐風格。當然,背后還有宜家對于工藝和原材料的深度統一設計。
 
2、更適合的自動化和信息化
 
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,大規模生產最重要的工具就是機器設備。對于家具企業來說,最合適的才是最好的。在行業毛利潤逐漸下降,企業生存日益艱難的情況下,冒險投入巨資把賭注下在設備上風險巨大。
 
北京林業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林作新先生曾提出,中國家具業提高生產力可以通過“廉價的自動化”來實現。家具企業不一定要采購那些笨重而昂貴的高端進口設備,正如無人工廠雖然看起來很炫酷,卻不一定適合所有企業。
 
實際上在精益生產領域,更加靈活、代價更低的中小型設備受到推崇。此外家具機械設備展上一些廠商也透露,國產設備在許多方面已經足以和進口設備媲美,尤其是配套設備上性價比更高。
而在信息化方面,部分全屋定制企業巨頭充分利用技術手段,基本實現了從終端下單、排產、物流、庫存等多個流程的信息流通,包括三維家、酷家樂、打扮家等第三方軟件平臺為行業的信息化建設也帶來了諸多便利。
 
而對于軟體、套房企業來說,信息化的建設大多還處于起步階段,有許多要補的功課。
 
3、發揮產業協同,提高產業分工
 
專業的分工帶來效率的提高以及資源的節省。如果說日本家具行業有一個特點是國內所缺少的,那就是其成熟的產業分工。在旭川、愛知、靜岡等地均形成了分工不同的家具產業基地。此外,不同的企業還有著各自專長的領域,為大型企業做配套產品。
 
我國目前的家具產業集群可以分為兩種,一種為經過長期聚集、自然形成的產業集聚,它有著很強的生命力,如椅業之鄉浙江安吉等;還有一類則為開發商興建,或當地政策支持而發展起來的新型產業園區。
 
但目前的許多產業集聚往往是同類型的企業扎堆,例如金屬玻璃家具產業基地、實木家具產業基地、紅木家具生產專業鎮等。
 
大量的中小企業都在拼“同質化競爭”、打價格牌,缺少協同和配合,也制約了行業的發展。不過在廣東、江蘇等一些家具集中區域,上下游的配套已正在日益成熟起來。
 
能否真正成為集群,關鍵在于是否具備上下游的協同能力,周邊企業能否形成完整的配套能力,而不是規模大小或企業數量多少。
 
家具企業要提高生產力,能否有效的利用產業上下游的協同力量,發揮集群效應,不僅需要政府的支持,同時也要企業在摸清自身在產業鏈上下游位置的基礎上,選擇“抓大放小”,尋找合適的突破口和方向。
江西时时彩yy